Reeves Chung

Coffee Engineering

      『 紋身對我是一種藝術品,也是另一種表達方式

紋身並不是衣服,今天選這套,明天挑別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這是一個永久在皮膚上的圖案。

       選擇圖案除了要自己喜愛,還要有附帶意義。』

第一個紋身。事前沒有很長時間思考。

多年前在一間咖啡店工作,剛好同事的朋友學會了紋身;

問我們有誰願意做白老鼠練習。

一位同事試了又有其他同事嘗試,最後我自己都覺得一試無坊;

就有了第一個紋身圖案。

大約7-8年前,香港還沒有正式的咖啡比賽。

如果賽場上,我的紋身應該是非常吸引觀眾注意。

除此之外,我那時已入行兩年,也認定咖啡是終身職業,希望圖案是關於咖啡行業。

設計內是中環中國銀行大廈,是當時香港最有代表性及最高建築大廈,外形亦非常獨特,能夠代表我的年代標誌。

另一元素——咖啡豆,圖形是帶點得意的繪畫方式。

手握 porterfilter 圖案置於兩者中間,

比喻咖啡及香港在自己心目中有同樣重要的份量。

最後下半部杯中抽像拉花圖案,將各項咖啡元素結合,

這就是我第一個紋身。

身上所有圖案來自同一位紋身師 Karmen。

由六年前第一個紋身到現在,每個紋身都見證我在咖啡上的過程。

同時亦見證 Karmen 在紋身事業上的方向前進。

我認為紋身是一種藝術表現,將自己想表達的意念交給紋身師設計;

不論是黑白、彩色、形式,讓紋身師個人特色融入意念轉化圖案。

每個圖案見證自己在咖啡路上不同階段和想法。

現在事業上還在繼續努力,所以仍然選擇跟咖啡有關聯的紋身圖案。

紋上癮。會有這情況出現,

不過我的「上癮」是遇到一個自己很喜歡又有意思的題材圖案,

就會想在自己身上呈現,背後的書法圖案就是一個「上癮」例子。

  • 咖啡起源來自埃塞俄比亞,字體是當地流通的其中一種語言,意思就是指咖啡。

  • 覆蓋前臂位置是跟之前非洲文字紋身有聯繫。自己很喜歡非洲的咖啡,所以有埃塞俄比亞地圖,繪畫方式是相似老古航海時代的羊皮地圖。在手肘位置有指南針圖案。地區名有:Yirgacheffe、Sidamo、Hara...等。

  • 長袖衫會覆蓋紋身,想要一個就算穿長袖衫也可見到的圖案,於是在手腕位置紋上一個比較小的圖䅁,選擇咖啡因化學原素靠近脈膊血管。意思是血管內也滿是咖啡因存在。

  • 看外國杯測比賽時,參賽選手舉手一刻,手前臂露出有一個英文字紋身「Barista」,就想要Barista這英文字圖案,紋身師建議字體以若隱若現的咖啡漬方式表達。

  • 正值公司事業轉變一個過程,由一公斤烘豆機增至十公斤容量。圖案設計是抽象烘焙機,透視烘豆機內部滾桶。在心口位置,正正代表自己生命與烘豆機相互配合運作。

字句來自原是從事設計,後來加入咖啡行業的朋友。這位朋友非常喜歡書法和詩句創作。

有天跟他說「如果你作一首有關咖啡與味道的詩句,我就一定紋在身上。」

過了一段時間,他真的作了一首關於咖啡的詩句;我就如承諾的將詩句紋在身上。

『 執著是苦味來源,放下自我,品味自然從心而來。』

近年沖煮咖啡的主流感覺已經走進牛角尖,著眼於科學解說:研究研磨度、水、TDS以至沖煮時間的計算。每一個小改變,就可能令一杯咖啡由好轉壞,壓力亦由此而來。

順其自然,從心而發。

回到從前為甚麼走進咖啡這行業,樂趣源自開心沖煮一杯咖啡;客人亦同時優閒自在享受這杯咖啡。

這詩句提醒不要執著每一秒沖煮、每一刻度研磨、每一度水温,太多執著反而改變自己喜歡沖煮咖啡的原意。

有時候從鏡中看到身上的紋身。

會想第一個紋身的意義跟現在比較;

紋身是一種提醒與啟發的力量

紋身已經是永久在自己身上,就像沒有退路,

只有向前繼續走下去。

紋身從過去不為人所認受的事,到現在不少獨立紋身師;情況跟咖啡一樣,有不少獨立咖啡小店及烘焙坊。

過往紋身的人給社會印像是偏向反派或標奇立異,甚至到現在,部分人觀念亦停留在紋身是不良的層面,只有慢慢改變,令人覺得紋身是一種藝術及個人表現方式。

  • 不論公司及比賽場上,都有很多看似不可能的困難需要克服面對,就如這句英文所說的。原本是在左手紋上字句,不過紋身師建議左手素描文字方式表達;右手就紋上素描後展示的字句意思,左右手互相呼應。

  • Tattoo Artist - Miss K
Tattoo Artist info: Miss K

© 2014-2019 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CTC. Proudly created with Fei Dou.coffee